六月九日香港百萬人遊行有感

六月九日香港過百萬人上街遊行,抗議「送中」條例,筆者聽到一些身邊的朋友在議論這件事情,有支持的聲音,但也有不以為然的,最觸動筆者心絃的,是來自一位朋友一個哀傷的結論。『香港已成歷史,在我而言,這個城市已失去了她的方向和目的,淹沒在一遍政治鬥爭底下。在不久的將來,已很難看見她的復甦和重新照亮。除了那些要把她作為棋子的,香港作為一個有著重要地位的城市這個角色已在迅速消失(譯文)。』筆者離開了香港四十多年,一直在加州居住,雖然常有到香港旅遊和探親,但在不同的層面來說,都覺得自己已經不是「香港人」了,所以這篇文章算是以一個較客觀的角度去描述心中的一些感受。 無可置疑,我們是活在一個大時代中,在整個歷史進程,筆者總認為我們不能從一件單獨的事件去衡量它的價值,就以八九年六四事件為例,很多人回首當年,有時會評論當年的學生是受人利用,筆者認識一些當時在天安門廣場的民運人士,他們今天也同意這種說法,甚至有人批評一些學生領袖,或說他們煽動情緒,或說他們的錯誤決定造成軍隊鎮壓,應該對後來的死傷負責。筆者不會完全反對這些說法,當時在電視上看到吾爾開希跟李鵬說話的態度就覺得是一個非常錯誤的策略,另一方面,我們這些幾十歲的老人家,去看當時20歲上落的一班年青人,不要說民運,就是幹什麼都可以有我們一套較老成的意見,問題是,想得太多的人只會是經理(manager),不會是企業家(entrepreuner),同樣,任何抗議行動,總需要年青人那一種顧前不顧後的的衝勁才會成事,想得太多就沒有行動,所以,筆者既不會將民運的學生和學生領袖抬上石膏像的座架,亦不會抹煞他們當日的成就。據說,柏林圍牆的倒塌,就是因為東德的年青人被六四運動的學生感動而發起屬於他們的民主運動而做到的,所以就算六四運動對中國大陸的民主進程似乎沒有什麼貢獻,但我們卻不能質疑它在整個人類歷史中的價值。 若脫離了政治的角度去看這場運動,最深的感受乃是香港人對香港的感情。曾經聽過汪峰寫的一首歌「北京、北京」,歌詞說到的感情相信可以描繪出很多香港人對香港的那份感受。 Read More …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