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風流 – 從以色列到教宗

假若說內塔尼亞胡(Netanyahu)是以色列近代的羞恥亦不算為過,這位以色列總理最近醜聞多多,首先被司法部長(attorney general)起訴,控告他行賄。平心而論,被告的罪名亦並非真正窮凶極惡,根據猶太裔美國專欄作家史提芬斯(Bret Stephens)指出,其真正的醜聞,乃和「水門事件」一樣,是在於掩飾的行徑。但最大的羞恥,亦不是這件塵埃還未曾落定的案件,而是為著能夠在2019的選舉連任,竟然去拉攏一個極右的政黨 Otzma Yehudit(意即「猶太力量」)。這是一個充滿種族歧視的政黨,前身是一個被列為非法組織的 Kach Party,領導人 Michael Ben-Ari 連美國簽證都拿不到,因為華府視 Kach 為恐怖組織。如今內塔尼亞胡竟然為着連任成功,去拉攏這樣一個政黨,是完全讓人看出他將政治目的放在道德操守之前。但最叫人擔心的是,這次2019年的選舉,內塔尼亞胡居然成功連任!在這樣的一個環境,選出了這樣一個人物,到底代表着什麼?思想家 Fareed Zakaria 認為「民粹國族主義」(populist nationalism) 仍然在籠罩着我們。

他解釋到「民粹國族主義」的意思大概是這樣:外邊的世界亂七八糟,很多人要進入我們的國家,奪去我們的工作,危害我們的安全,城市中那批精英根本不管我們死活,只會從其中取得利益,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強人,為著我們(也就是我們的國家)站起來,去對付這些外人和在我們中間的自由主義者。除了內塔尼亞胡之外,按著如此的論說去掌握大權的有俄羅斯的普京、土耳其的總統、印度的總理、匈牙利的總理、前波蘭總理、巴西總統、要脫離歐盟的英國人、當然還有美國的總統特朗普。

這一種民粹國族主義,說穿了,是一種受害者心態,好像普京不斷強調冷戰後的俄羅斯一直被西方國家欺凌,中國大陸到如今仍然要為鴉片戰爭和八國聯軍等事雪恥,特朗普更加直接了當地說他是一個國族主義者 (nationalist)。誠然,民粹主義所提出的問題,往往是值得商榷的,譬如歐盟的確令到英國本土一些居民在工作上被排擠,所謂全球化和自由貿易這等高調的口號,對一些中產或中下階層的人完全沒有意義。又或者反猶太主義 (anti-semitism) 在世界各地都有上升的趨勢,以色列絕對應該關注,但以強人姿態的國族主義去回應目前的挑戰,只會使各國陷入退縮狀態,製造了「希特拉」式的強人,再有接觸的時候,就可能造成嚴重的衝突,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屠殺猶太人,就是開始於這種民粹國族主義。國族主義不一定是壞事,但我們必須去問,去支持這種國族主義的,是一種排外的民粹情緒,還是自由平等呢?當今逐鹿中原的群雄又是否掌握到箇中的利害關係?以目前美國本土政界來說,似乎特郎普最為熟知這種心態,所以無論他犯上任何忌諱,他的支持者都視若無睹,只要他繼續為他們「伸張正義」,特朗普就繼續是他們心中的英雄。另外一邊的自由主義者,譬如民主黨一派,就低估了民粹國族主義的力量,而且一直沒有對策,到筆者寫這篇文章為止,民主派的候選人都仍然在談全民健保的問題,不錯,在中期選的時候,民主黨以教育和健保為他們的主要政綱,結果大獲全勝,但到總統大選的時候,就可能要回歸到一種更基層的國民情緒,就是人民的自我身分 (identity),明顯地了解這個道理的,並非政界中人,卻是搖滾樂隊U2。上年八月尾,U2 在德國舉行演唱會,完結之時,主音歌手 Bono 在台上揮舞歐盟旗幟,為要抗衡民粹國族主義。

基督徒讀者要留意的,是這種民粹國族主義並非會在教的大門外止步,而且已經正式向教會宣戰,曾經是特郎普幕僚的班農 (Steve Bannon)是一位民粹主義的發動人,也是一位天主教徒,最近在意大利購下房子,聲言展開了長期作戰,要把天主教方濟各教宗 (Pope Francis) 拉倒下來,因為教宗屢次聲明民粹主義的危險性,並陳眀希特拉是其歷史產品。筆者相信民粹國族主義對基督教的態度將有兩個可能性,第一是毫不理會,因為基督教已經完全成為了他的棋子,懵然任他擺佈,第二個可能性,是成為被他攻擊的另一個對象,其間的差別,乃在於教會是否故步自封。五十年前,教會採納了「不談政治」這種基要派的思想模式,以致一直被主流文化去利用,失去了塑造社會文化這個屬靈陣地,對此,香港的中國神學研究院的前院長余達心牧師曾有文章評論,其中言道:『為此,教會卻付上極大的代價。棄守文化,讓文化破落,教會將自己置於危墻之下。』像如今,我們面對民粹主義而全然不知這正是當年做成「排華法案」和今天3K黨的罪魁禍首,若再不顧教會門外的風風雨雨,豈非有負『治理這地』(創1:28) 的文化使命?

 

Share Butt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