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經濟

特朗普與「民粹主義」《一》 

說特朗普在2016年十一月八號的勝出震驚世界不可以說誇大,自從那日,美國的知識分子查遍了歷史、哲學、和一切古典書籍,絞盡腦汁要了解我們如何來到如此光景。一般想法(最少我們當時以為是一般人的想法),特朗普不但會輸,而且會是壓到性的輸,但結果剛剛相反。不錯,希拉莉雖然贏了民眾選票(popular vote),但亦只多出了一百六十萬的選票,僅為總數的1.34%。另一方面,特朗普不單贏了所有的搖擺州,更加將其中幾個從來都投票給民主黨的州贏過來。叫知識分子們震驚的,不是先前民意調查的錯誤,而是人民的情緒。2016年的總統大選並非一般的政治事件,兩個候選人沒有爭取說話的平台去高舉保守主義或自由主義,左派和右派之爭可說根本沒有上過台!曾經得奬的報人Bret Stephens 在選舉當晚寫道:『有一天我老了,假若有個孩子問我是否記得2016年的選舉,我會告訴他那是一個大揭秘的日子。原來主導近代保守主義的並非巴克(Edmund Burke)或林肯,而是諧星Groucho Marx。他說:「這些都是我的原則,你不喜歡的話,我還有別的。」共和黨人曾一直堅持的福利改革、自由貿易、對抗獨裁、在世界推廣民主自由等理念,原來都要有待看清楚特朗普有多膿包或他的支持者有多憤概。』今天美國的知識分子要解碼的謎,就是「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投特朗普一票?」他們更加明白到謎底的答案正是去幫助他們了解美國一半人口的鑰匙,起始點需要我們明白特朗普不但是一個人,更是一個現象。

很多時我們都聽見傳媒把特朗普描繪為一個獨特的政治人物,但從歷史的經緯來看,他其實並不獨特,類似的現象其實橫掃了整個西歐和拉丁美洲,好像法國、匈牙利、希臘、和巴西都有着他們自己的「特朗普」,筆者說到的是一種叫「民粹主義」(populism)的思想。對不同地域或年代的人,民粹主義可能代表不同的意思,但它們都有着共通點,就是對精英、主流政治體系、和建制機構帶有懷疑和敵視態度,簡而言之,就是人民反對現存建制的情緒。希拉莉之所以會輸,並不全因為她在Benghazi和電郵事件上「罪無可恕」,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她代表了典型的現存建制。至於特朗普為什麼會贏,最精闢的見解竟然來自他的對手。希拉莉對The New  Yorker雜誌的專欄作家這樣說:『選民需要有人來敍述他們的故事,包括有可埋怨的對象來解釋他們現存的困境,特朗普給了他們一個簡單明白、令他們滿意的故事。』特朗普就是代表着這種民粹主義。政治學家Justin Gest最近做了這樣一個抽樣調查,他問美國人民,假若一個政黨的政綱是『阻止大量移民湧入、為本土美國人製造就業機會、保守美國的基督教傳統、和阻止伊斯蘭的威脅,你是否會支持這樣一個政黨?』65%表示會支持,所以「特朗普主義」肯定會在特朗普之後繼續存在。至於民粹主義的來龍去脈如何,在下一篇為讀者們分解。

(原文在《號角月報》刋登)

Share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