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是豈有此理

今年8月12日維珍尼亞州Charlottesville市(以下簡稱「沙樂市」)因為要將南北戰爭期間身為南軍將領的Robert E. Lee的銅像拆下來而發生騷動事件,後來騷動演變為襲擊群眾的恐怖暴力事件,一人被白人優越主義者用汽車撞死,多達19人受傷,之後總統特朗普一連串的公開言論,令全國嘩然。

事件發生的當日,一批白人優越主義者(white supremacist)拿著火炬,去到沙樂市遊行抗議,從電視上看來,隊伍嚴緊、口號整齊,是訓練有素的成果。反對他們的陣營人數也是相當多,但夾雜的人流卻十分參差,有拖着手唱聖詩的神職人員,也有拿着槍械的另一個暴烈組織Antifa (Anti-facist 的簡稱,即「反法西斯主義」)。根據新聞報道,在抗議和反抗議的過程中,警察似乎沒有做好維持秩序的工作,在一段時間內,兩個組織有着近距離接觸,於是造成騷動,但這些騷動沒有變成嚴重暴力事件,反而是在警察驅散人群之後,一名白人優越主義者駕駛一部小型貨車,衝上行人道,要用汽車作為殺人武器,結果於上述所說, 一人死亡, 19人受傷,其中5人傷勢嚴重。

當舉國人民為着沙樂市事件震驚和哀慟之際,總統特朗普在事件當天公開發表言論,譴責暴力事件,但因為沒有公開指責「白人優越主義」,而且表示『多方』要為這次事件負責,被各方評擊。48小時之後,特朗普再次宣讀另一份聲明,在這一份聲明中,正式譴責白人優越主義,但亦因為遲了48小時,人民情緒仍然不滿。到了8月15號,在紐約市Trump Tower的大堂,原本是回答記者其他問題,但再提出沙樂市事件,表示該次事件是『雙方』的責任,於是舉國嘩然,引至多位總裁紛紛向總統請辭,最終特朗普要解散他成立的manufacturing council。

全國情緒為此沸鼎,正反雙方互相指責,一方面指特朗普支持種族歧視,另一方(包括特朗普本人)則指斥對方不公,總統不但譴責了白人優越主義者,更且說出了事件真相,到底誰是誰非?平心而論,筆者覺得雙方都是對的。特朗普的確已經譴責了「白人優越主義」並當日的滋事分子,筆者因為不在現場,亦沒有看過任何警方的報告,所以假若這個事件在法庭上聆審,有可能裁決是「雙方」對當時的騷動都負有責任,但這種論點卻完全沒有推翻特朗普支持白人優越主義的說法!作為一個美國公民,當遇上了沙樂市的事件,我們並不須要對國家領袖公平。我們要求的,是國家總統出來平定民心,拱衞我們國家的道德價值,叫人民知道白人優越主義在美國是沒有前途的、是邪惡的、是我們所厭棄的,至於總統是否沒有政治經驗,或者他平時為人如何,是完全不須要考慮的問題。假若總統講出來的言論沒有平息民憤,而且火上加油,令民眾覺得他在助長白人優越主義,那麼,特朗普必須要負上全部責任!一個總統的責任,就包括要使國民齊心,當然,在絕大部份時間這種工作什難做到,但當國民在面對一個悽慘的情況而哀慟,譬如槍手在幼稚園或戲院內展開屠殺,總統要用指斥兇徒和安慰的言語來使全國同心並不是十分困難的事,特朗普「豈有此理」的地方,乃是在於當日正反雙方的對峙只是造成騷動,沒有嚴重的損傷,叫全國震驚的暴力行動,就是那個用汽車作為殺人武器,造成一死19傷的恐怖事件,若要用『雙方有責』去評論此事,是明顯的將一方的罪行減低,而將另一方的責任擴大,這是任何有道德感的人都不能接受的。

另一個叫人不能接受的地方,就是「政治正確」和真正意願的分別。特朗普在事件發生後48小時宣讀的聲明,文句工整、內容四平八穩,完全不是他慣常的語氣,肯定是他的幕僚為他執筆,更加能夠肯定的,就是特朗普必然為着被迫要宣讀這份聲明感到十分生氣,因為緊緊在第二天,就在他的Trump Tower,在完全沒有預先知會他的助理和手下的情況下,爆出了他內心真正的心聲。前一天的聲明,是政治正確的行動,後一天爆出來的言語才是特朗普的心底話。

總統一開口,他的助理和手下震驚,新上任的參謀長John Kelly站在旁邊低着頭,默默的承受着美國近代史上最羞恥的一刻。假若還有懷疑特朗普的立場,且看白人優越主義者David Duke等在事後如何稱謝特朗普便能明白。自從特朗普上台之後,美國的白人優越主義越來越猖獗,在沙樂市的遊行抗議,他們已經覺得不用再蒙上臉,可以明目張膽的、打著白人優越主義的旗號上街遊行,因為他們覺得美國的最高行政首長,是支持他們的立場的,這是國民所憂心的地方,1882年的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就是由當代的白人優越主義者搞出來的手筆,我們徹不可忘記歷史!

從政治角度去了解沙樂市的事件,先要知道白人優越主義者給自己的組織改了很多不同的名字,今次到會的被稱為alt-right,但他們不算「極右主義」,因為在很多政治立場上他們根本就不屬於保守主義的一群,與共和黨的一貫政綱相反,而反對的一方亦沒有所謂「極左份子」,總統與記者吵架時,說他們只有指出alt-right而不提alt-left,但這恐怕是特朗普杜撰出來的名字,雖然有人把上述的Antifa 稱作alt-left,但這並不準確,也沒有參考作依憑。無論如何,特朗普似乎在另一個層面叫國人都團結和醒覺起來,就是共和黨中的政客,亦越來越多人開始放棄支持總統,剛被特朗普開除的Steve Bannon對外間說,特朗普的總統位置其實已經完蛋,以後的路應該怎樣走下去,是我們應該努力思想的問題。

Share Butt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